天使的翅膀——记粟光满

时间:2018年07月30日 信息来源:沅陵新闻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用苍山如海形容沅陵山多是恰如其分。连绵的群山跌宕出波峰浪谷正如大海惊涛骇浪。一个年轻而瘦弱的身影,常穿梭于这如海的群山之间,她是大山深处孩子们渴望看到的身影,孩子们熟悉她的笑脸,但不熟悉她的名字,她叫粟光满。

  1976年出生的粟光满在她应该享受美好高中生活那年,却因家庭经济困难不得不辍学,看着她的同龄人抱着书本走进青青校园,除了她自己,没有谁知道她心里有多痛。2008年粟光满在苏州打工期间,了解并加入义工这个群体,第一次让她感受到帮助别人带给自己的那份全新感受。

  回到家乡的粟光满那年34岁,在城里一家幼儿园做了一名幼师。生活是安顿下来了,可闲暇时光她常常怀念在苏州做义工的那份充实与快乐。每天晚上,看着万家灯火,她眼前常常闪现自己辍学时的无助与绝望,那时的她多希望有奇迹发生啊!她渴望有一双手帮她一把,让她完成她的读书梦。是啊!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她,对农村那些贫困孩子对读书的渴求有着深切的体会。湘西和江浙地区经济比较之下显得落后,身边的朋友,对义工这个名称还是陌生的,朋友听了她做义工的想法,说,别以为你还在苏州,这里是沅陵,你既没有经济基础,又没有社会地位,做那些干什么?做好你自己吧。粟光满说,做义工,传递爱,不是有钱人的专利,我没有钱,没有社会地位,总有我力所能及的事可以去做。朋友说,那我拭目以待。粟光满没有反驳,她相信行动的力量。她在网上开设了一个义工群,并在休息时间行走于沅陵偏远的山村,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黄永栋、颜家成、马灵秀......,一个个穷乡僻壤的孩子住进她的心里;晚上,则在电脑前,联系可以帮助孩子的爱心人士,怀化易大哥、姚教授、长沙陈翔夫妇......,一个个爱心人士走进她的生活。

  经过努力,粟光满拿到幼儿园园长资格证。2013年2月,她开办的安吉乐幼儿园来了一位特殊的孩子。家长结巴得厉害,用很难听懂的方言吃力地叙述着,大意是孩子都快7岁了,去年去别的幼儿园,老师说孩子弱智,还有自闭症,不要他了。粟光满被躲在男人身后的孩子那怯弱而期待眼神深深刺痛,在得知孩子母亲早年溺水身亡,父亲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现在跟着伯父,上面还有70多岁失明的老奶奶时,粟光满毅然决定收下孩子,却没有谈及学费。孩子在她的幼儿园,慢慢有了变化。一天,孩子郑重的跑来告诉粟光满,老师,我有一个朋友了。对于其他孩子微不足道一句话,从这个孩子嘴里说出来,让粟光满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而欣慰。本来只读一个学期,为了巩固孩子可喜的变化,家长让孩子在这个环境多呆了一年。

  按说,有了自己小小的事业,粟光满该静下心来好好经营。可正是因为这小小幼儿园,让她接触到更多农村孩子,从他们那里,她觉得自己离心中那个梦更近了。

  周末,暑期,几乎所有休息时间,粟光满小小的身影奔走在大山深处小村之间的简易公路、山间小路、田间地头。带着相机,带着笔记本,带着一颗执着的心;无论酷暑,无论下雨,都无法阻止她前行的脚步。

  一个个孩子的资料搜集来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坐在电脑前联系爱心人士,也被质疑过,有过委屈,但坦荡如砥的她更相信真诚的力量。第一次去怀化见那些爱心人士,在得到他们答应资助的允诺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粟光满,那一刻满面泪光,像个孩子似地哭出声来。自己的所有努力和付出在这一刻得到肯定。她说不出话,决堤而出的泪水是她所有的语言。

  当她第一次带着爱心人士走在自己曾走过的通往一个个贫困孩子家的羊肠小路上时,粟光满听见飞过的鸟儿在唱歌,听见自己脚步在唱歌,听见自己辍学时疼痛过心在唱歌。张家滩上毛塔村、西毛塔村、渭溪小枫溪村炉池组,棋坪茶溪村覃家组,这些平时和自己毫无瓜葛的陌生村子,因为那些孩子,在她生命坐标上,有了心疼,有了牵挂。当她看到村子的孤儿和爱心人士结成一对一爱心帮扶,看到孩子被关心被爱护脸上满满的幸福,她仿佛看到天使张开翅膀,在阳光下,朝着自己心中那个梦想,快乐飞翔。和孩子挥手道别时,她默默在想,在这群山的某个角落,是否还有苦难中的孩子,正在无助的煎熬?她要加快自己的步伐,她要尽自己的力量,寻找到每一个折翼天使,让他们不再孤单,让他们感受到来自这个社会爱的温暖与力量。每一次的找寻,粟光满说,她是那么矛盾,既怕看到那么多贫困的孩子,又担心有那样的孩子却没被自己发现。

  2013年,粟光满在后期跟踪时,发现孤儿颜家成发育情况很不好,村医怀疑他有肠淋巴。她及时和怀化的爱心人士取得联系,带着孩子到怀化医院检查。8岁的孩子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摇摇马,第一次乘电梯,第一次逛超市,第一次住那么干净的酒店,第一次有人像母亲一样给他洗澡,也是第一次扎了手指(血常规检查),看着孩子扎手指疼痛的表情,她对孩子说,疼了就哭出来。孩子却眨巴着眼睛忍住泪水说,我5岁哭过,后来都没哭过哦!8岁,还是在父母身边任意撒娇的年龄,苦难却过早的收回了这个孩子哭的权利。身边这个懂事而坚强的孩子,更坚定了粟光满的义工之路。

  晚上,粟光满和孩子聊天时。孩子天真地问,老师,长沙和怀化那个大?粟光满说长沙大。孩子又问,长沙和怀化哪个好?粟光满想了想,说,长沙没有干妈,怀化有,你觉得哪里好?孩子思索了片刻,干妈在哪里,哪里就好。是啊,有爱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孩子已经懂得这个道理。这让粟光满踏实。孩子睡熟了。自己联系的爱心人士也休息了。站在窗前,粟光满看着满天星光,她感觉个人的力量是多么渺小,小到如一点烛光,甚至不能温暖自己双手;但是,她又分明看到,一个人的力量有时候又是多么强大,强大到可以带动整个世界。

  三十几岁,正是上有双亲赡养,下有幼子依赖的年纪。粟光满说我很感谢我爸爸,他支持我做义工,帮我带孩子,我老公虽然口里反对,但我懂,他是心疼我。由于她有低血糖,还缺钾,每次下乡,她必带一只糖,一只钾。

  今年六一节到来之前,粟光满就开始策划她所联系的20个孤儿及贫困家庭儿童过“六一”的活动。得到团县委和妇联大力支持。5月30日那天,粟光满联系的爱心人士带着礼物从长沙、怀化等地赶来,孩子们被接来县城,在粟光满的幼儿园,爱心人士和孩子们一起动手包水饺,孩子们说,比过年还好玩还要开心。是啊,对于乡下孩子,过年是多么期待的一件事啊!今天,孩子们比过年还好,这就是粟光满做这一切最好的收获。

  这二十个孩子,大多数是第一次进城,第一次过儿童节,在他们人生字典里,儿童节是那么遥远,今天,终于真真实实地过了一回儿童节。作为沅陵的孩子,他们怎不该领略大唐龙兴讲寺的雄浑与深厚历史,怎能不了解抗日将领张学良曾幽禁在沅陵南岸风景如画的凤凰山?他们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动物,在今天这个属于他们的节日里,他们在动物园和动物们面对面,那份好奇与欣喜,粟光满看在眼里,所有的辛苦是那么值得。特别是在一中参观之后,当校长了解到是这么回事后,免去了他们在一中午餐所有费用。当天师傅放假休息,因为他们的到来不得不加班,本来心有不快的师傅们,明白他们是在为这样一些孩子和爱心人士服务,都笑起来,掌勺大师傅一个劲对孩子们说,多吃点,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

  走到今天,粟光满,像一只集结号,当年对她行为表是怀疑的同学如今加入了她的行列,她更像一个强磁场,吸引了更多爱心人士关注沅陵的贫困孩子。她说她最喜欢隐形的翅膀那首歌,她渴望用自己的力量,让每个天使都插上翅膀。

  沅陵,拥有如海的群山,同样也孕育着心灵山一般朴实,海一般宽广的儿女。

  粟光满说,她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她非常感谢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是这些孩子,让她在这个浮躁的世界沉淀下来,做一个纯粹的人;是这些孩子,让她发现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简单而善良的人。多么质朴的语言!粟光满,这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沅陵人,她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伟大的内涵,是的,伟大不是一件外衣,它是一个人的脊髓,于无声处绽放出最美的花朵。


(作者:佚名 编辑:文明办)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天使的翅膀——记粟光满]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