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恰似荔溪水,冰心一片润嘉禾 --记沅陵县荔溪乡谢村小学老师马兰英

时间:2018年07月30日 信息来源:沅陵新闻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作者:  张雪云)沅陵籍军旅作家谢家贵在他的散文《谢村人》中这样评说谢村人:“谢村虽只是一个大山里的小山村,但谢村人懂得厚积薄发,他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沉默,也在漫长的岁月中忍耐,他们能耐得住寂寞,他们犹如一座暂眠的火山,积蓄着力量……”

  马兰英就是沅陵县荔溪乡谢村人,骨子里有着谢村人的坚强和忍耐。她在家罹不幸的关键时候,勇敢担当,以孝为先,放弃城里的生意和婆家优越的条件,回到娘家谢村,多年悉心照顾年迈的母亲和哥嫂去世后留下的一双儿女,同时默默地为谢村村小的孩子们代课奉献,让自己的生命在平凡与担当中美丽绽放……

  她是谢村最有孝心的女儿,也是谢村最美丽的代课老师。

  “我去哪里,我就一定会把你们带到哪里。”

  在家中七兄妹中,马兰英排行第五,初中毕业后,懂事的她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放弃了继续学习的机会。考虑到自己个子不高,身体柔弱,吃不了在农村干农活的苦,就跟随亲戚在县五二厂附近学裁缝,期间与丈夫相识。后来五二厂搬迁,丈夫被迫下岗,她和丈夫向亲戚朋友筹借资金,在县城租下一间当道的门面做起了服装生意。正当马兰英的服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之时,她娘家的不幸接踵而来:她父亲在生病卧床半年后溘然长逝,令人痛心的还有,她的嫂嫂也由于患病,紧接着去世了,不到一年,马兰英仅有的一个在煤矿打工的哥哥突遇矿难又不幸离世。这样一连串晴天霹雳对于马兰英的母亲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按照农村的习俗,儿子是家中支撑门户的顶梁柱,如今哥嫂都去世了,还留下一双尚未成年的儿女需要人照顾,马兰英的母亲几近崩溃,整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惚。

  亲人的相继离世成了这个普通家庭命运的转折点。马兰英和几个姐妹在料理好家事后,面对痛苦无助需要照顾的母亲和无依无靠的侄儿侄女,不知如何是好。马兰英想承担起照顾母亲和尚未成年的侄儿侄女的责任,可是城里的服装生意怎么办?考虑到家中的几个姊妹都已出嫁,各有家庭,且孩子多,生活都不充裕,把母亲和侄儿侄女推给她们,无疑会加重她们的负担。如果把母亲接到城里和她一起生活也不现实,当时她租住在服装店里,门面太小住不下几个人,且母亲习惯了乡里的生活不愿来城里。思前想后,马兰英横下心来,放弃了城里的服装生意。开始丈夫很不理解,在马兰英的坚持下,他们盘掉了服装店。后来丈夫远赴广东打工,她带着儿子回到谢村娘家照顾母亲和失去双亲的侄儿侄女。

  也许留在城里经营生意会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马兰英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她对母亲说“放心,我去哪里,我就一定会把你们带到哪里,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姑姑就是我的亲妈,我会用一辈子来感激她。”

  说起马兰英及一些往事,漂亮的侄女泪水忍不住的流,她说:“姑姑就是我的亲妈,待我很好,我会用一辈子来感激她,孝顺她。”马兰英的母亲面对我们时,反复的说着对不起女儿,是她拖累了女儿,说女儿的命太苦。

  回到谢村娘家的马兰英似乎又回归了原点。失去经济来源的她,仅靠着以前生意攒下的积蓄和丈夫打工寄回的少许生活费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很拮据。为了生活,马兰英一边做包点卖一边照顾家里,虽然辛苦但是心里踏实。母亲晚上经常做噩梦,半夜惊醒,每当此时,马兰英来到母亲床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抚慰。渐渐的,母亲在情感上对女儿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只要女儿不在家,母亲就会睡不着。孝顺的马兰英专门给母亲买了一个小台灯,对母亲说:“你害怕就把小台灯开着,就像我在你身边陪着你一样”。

  冬天天气寒冷,马兰英把母亲的被窝铺得暖呵呵的,怕老人不发热,她还买回电热水袋给母亲暖脚。母亲患有风湿,手臂有时不能弯曲,也无法自己洗头洗澡,就全靠马兰英了。当天气暖和的时候,她把母亲带到院子里晒太阳,给母亲梳头、洗头,陪她聊家常。老人年轻时劳动惯了,在家闲不住,总喜欢在田间地头找点活干,年纪大了,腿脚不灵活,马兰英担心她一个人上山不安全,有空的时候就陪着母亲一起去上山拾柴。没空陪伴的时候,她交代母亲拾好一柴捆就放在山上。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马兰英就上山把母亲拾的柴背回来,然后炒点剩饭吃,备好今天的课,赶去学校上课。

  对于马兰英的孝行,村里人有目共睹,许多老人和她母亲聊天都会说:“你虽然没有了儿子,但有这么孝顺的女儿,都嫁出去了还回娘家来服侍你,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马兰英把哥嫂的儿女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对待。她给了他们比亲生儿子更多的关爱,每次孩子们之间闹矛盾,她都是先批评自己的儿子,再教育侄儿侄女。两个孩子因父母的相继离世一度情绪低落,不愿说话,不愿见人,有些自闭。为了安抚可怜的孩子,马兰英晚上搂着他们入睡,给他们讲故事,哄他们开心,时间久了,他们对马兰英都以“妈妈”相称。在马兰英的无私呵护下,兄妹俩得以健康快乐的成长,爱的阳光驱散了他们心灵的阴霾。

  除了生活上的细致照顾以外,马兰英还要供兄妹俩读书,读书的费用多半是马兰英负担,其他的几个姑姑有时也会帮助一些,两个孩子都读完了初中。马兰英说:“如果他们继续读高中,我就是借钱也会盘他们读下去。”

  “雏鹰从这里起飞,成功从这里开始”

  谢村小学的校牌上写着这样一句:“雏鹰从这里起飞,成功从这里开始”。谢村的孩子们从这里走出人生的第一站,实际上,谢村小学也是马兰英绽放美丽和精彩的地方。

  谢村,是荔溪乡最偏远的村子之一,离集镇十余公里,只有一条很窄的村级公路与外相通,平时进出的车辆很少,步行要近三个小时。由于地处偏远,外面的年轻教师不愿来村小,教师缺编的问题亟待解决。马兰英的家,离村里的小学不远。情急之下,当时的颜学权老师找到正在家里侍奉母亲的马兰英,在说明来意后,马兰英当即就答应了,能被聘请去做老师,她自然十分愿意,她说:“我从小就羡慕老师,喜欢老师,现在自己能当上老师,哪怕是个代课老师,也是梦想成真了。”

  第二天一大早,马兰英就来到学校,颜老师把一、二两个年级的教育教学任务分给了她。她认真的备好第一堂,开始给孩子们上课了,这样边学边教,一坚持就是十多年。

  每天早上,马兰英为家人做好早饭,就去学校上课,下午等孩子们都放学回家后,才赶回照顾家里。一学期结束,马兰英拿到一千二百元(每月三百元)代课金,她没有说什么。后来颜学权老师病假离岗,从2006年开始,谢村小学的教育教学重担全落在了马兰英一人肩上。考虑到她的实际困难,中心校把代课金提高到了每月五百元。依照当时的生活水平,再核算一下马兰英的工作量,区区五百元的代课金实在是太微薄了,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面对年久失修,破旧不堪的校舍,马兰英因陋就简,把教室、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布置得井井有条。为了开阔孩子们的视野,增长他们的知识,马兰英在办公室里摆放了一个书架,上面整齐地放着搜集和捐赠来的图书,有《三字经》、《安徒生童话》、《小学生满分作文》等等各类书籍。在斑驳的办公室壁墙上,张贴着许多她与学生们的合影照片,那是她带着学生们出去游玩时照的:山坡上,田野里,笑靥如花的孩子们亲昵地依偎在她身边,那温馨的场景叫人羡慕。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生活,是纯真的,充满诗意的……

  下雨天,教室和走廊到处漏雨,马兰英找来梯子,不顾危险爬上屋顶捡漏。一次,在冒雨爬上屋顶挪移松动的瓦片时,由于脚底打滑,马兰英险些从上面摔下来。后来马兰英想了个办法:一根竹篙不够长,就把两根竹篙用绳子绑起来,双手举着长长的竹篙挪移那些松动的瓦片,用这样的方法居然也能捡漏,只是偶尔也有碎瓦片掉下来砸着头的危险。

  冬天风大,教室窗户没有玻璃,马兰英买来薄膜,把窗户一扇扇封好。在教室的墙壁上,还贴满了她精心剪出的小红花及孩子们的写字、绘画作品,破旧不堪的墙壁原本黑乎乎的,马兰英担心光线太暗影响孩子们的视力,就把整个教室都裱了一层白纸,说是白纸,其实就是一些废弃的试卷和书页的纸张。

  一栋年久失修的危房,一口锈迹斑斑的老钟,一面永不降落的红旗,一个堆满教具的办公室,两间破旧简陋的教室,如此而已。教学条件十分艰苦,而这里却充满了温馨和快乐,迎来送走一批又一批满怀希望的山区孩子。这一切,无不凝聚着马兰英的爱心和她的聪慧能干。

  “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就觉得幸福。”

  教师的工作是繁琐的,细致的,甚至很苦很累,可教师干的是良心的活儿,

  教育的真谛就是爱和责任。对孩子们关爱有加的马兰英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累并幸福着。

  山村的冬天格外冷,寒风凛冽,遇上雪天,山路不好走,许多孩子来到学校后,鞋袜都湿透了,手脸也冻得通红。身为母亲的马兰英,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哪个孩子不是爹娘的心头肉啊!马兰英每天都会提前来到学校,为孩子们生起一盆暖暖的炭火,看着孩子们烤火时的笑容,马兰英胸中有一股暖流在涌动。附近的村民们说:“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老师为学生烧炭火……”

  村里的学生居住很分散,有的要爬山,有的要过溪,最远的有五、六里路,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学生宋飞家住在半坡,是留守儿童,跟着爷爷奶奶住,他不肯来上学,马兰英专门去家里做工作,她还带了糖,用糖哄他去读书,并交代其他小孩多和宋飞玩,和他交朋友,宋飞在学校找到了乐趣,每天都很积极地来学校学习。学生马围杰家遭山体滑坡,房屋倒塌,父亲又生病不能动,马兰英为他垫付了学费,并鼓励他父亲积极康复。遇到大雨,她不放心,亲自带着学生趟水过溪,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溪水冰凉透骨,马兰英一双脚冻得通红。

  在每年中心校组织的统一考试中,谢村村小都是第一名,为此,她经常受到中心校的表彰。在她的办公室里,保存着许多鲜红的荣誉证书,她和她的谢村村小成了全乡村小教育中的先进典型。问起她在教学与管理上有什么秘诀,她朴实的说,没有什么,就是平时抓得严,拼音、写字一个一个的落实过关,学生既爱她,又怕她敬她。

  由于劳累过度,马兰英患有慢性肠炎和扁桃体炎。亲戚朋友也劝她:“工资那么低,工作那么辛苦,代课老师有什么好当的,哪里不能挣钱!”马兰英总是付诸一笑:“和孩子们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她不图名,也不为利,能为村里的孩子们做点事,又能在母亲身边照顾她安享晚年,她觉得很满足。

  2014年,是马兰英在谢村娘家的第十一个年头,“上善恰似荔溪水,冰心一片润嘉禾 ”。在自己选择的平凡而艰辛的人生路上,马兰英还会继续坚定的走下去,用善良,用热爱,用一片冰心,用柔弱的双肩,挑起生活的风风雨雨。

  马兰英,谢村最有孝心的女儿,谢村最美丽的老师……


(作者:张雪云 编辑:文明办)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